收藏本页 | B2B |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
99

雅途印刷

纸品印刷 名片|宣传单|画册|杂志|产品手册|海报|折页|说明书|...

网站公告
雅途印刷电话:0755-29084899,业务QQ:2833243221雅途印刷是一家专业生产制作名片,宣传单,画册,杂志,产品手册,海报,折页,说明书,复写联单票据,信纸信封,邀请函,贺卡,手提袋,广告纸杯,PVC会员卡,不干胶标签,深圳宝安西乡坪州广告印刷专业生产厂家,为你提供全面的LED灯具相关价格,型号,图片,参数信息!
新闻中心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刘育邦
  • 电话:075529084899
  • 手机:13632861520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最新话题
编剧未夕解读《乔家的儿女》:一成、四美像爸二强、三丽像妈
发布时间:2021-11-2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生活的琐碎、日常的烟火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再普通不过的一家人的故事被搬上荧屏后,悄然就火了。目前正在江苏卫视热播的家庭情感剧《乔家的儿女》,毫无疑问成了竞争早就白热化的暑期档大剧中评分最高的一部。

  就在无数观众沉浸于“乔家人”日常的同时,另外一个原本藏在幕后的名字也火了起来:编剧未夕。“普通的生活是最容易引起共鸣的,还有什么比老百姓一天一天的日子更生动、更实在呢?”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,未夕坦承。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上半年评分破9的《山海情》,同样出自未夕之手。

  未夕既是本次电视剧《乔家的儿女》的编剧,也是同名小说的作者。但小说出版已经是9年前的事了,直到2018年才等到正午阳光这个最合适的影视化团队。

  “我的主要任务就是写好文学剧本。”未夕说,把翻拍版权交给正午阳光自己是放心的。2019年11月,她开始进行剧本创作。3个月后,第一版剧本完成。虽然因为疫情略有推迟,但未夕和拍摄主创团队一直保持着频繁的沟通,“持续地修改,一直到9月份,剧集开拍。”

  采访中,未夕感叹最多的就是正午阳光在细节方面的专业。《乔家的儿女》故事发生在南京,剧组专门到南京电影制片厂请了一位老美工师傅,为美术置景把关。“剧中房屋的构造其实是既生活又戏剧的。”未夕说,很多场戏都是在屋顶平台上抒发情感,剧组为了搭建这个平台,对老南京的民居做了一些改变,但巷子的格局、门头、厨房都非常南京化,跟北京的胡同、苏州的弄堂完全不一样,还原度非常高。

  让未夕念念不忘的一个细节是“我记得当时导演给我看手机里的一段视频,告诉我乔家是什么样子。”未夕一看就激动得热泪盈眶。“很多童年的记忆都出现了:红星电影院、虹板桥派出所……南京当年的一些地名也许不存在了,但这段生活被我们保留了下来,特别特别好。”

  操刀改编自己的小说,未夕坦言难度其实不大,但她也坚持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。具体修改中,未夕说“体现家庭团结的力量”这个主旨是不能变的,但“情节可以变动”。

  经过细致的剧本讨论之后,未夕和导演张开宙确认的修改方向是“打破原先的时间线,在一个大的框架里虚化年代,把很多人物和事件融合在一起,形成更强烈的戏剧冲突及人物关联。”她以“二强挨打、一丁上门”这一情节为例说,小说里是一前一后发生的事,“我把这两件事融在一块,写的是一丁上门那天正好二强被打,这样就把很多人物都串联在一起了。”

  同时,未夕提到,小说里的人物都活在泥潭里,想要挣扎着出来,却越陷越深。这一点剧本做了调整,“观众会看到温暖多过阴郁,这是我们整个时代所需要的一种力量。”

  未夕坦言,小说里有些情节其实是隐喻的手法,但在电视剧里就需要更表现得具象,这也需要改。比如小一成举报父亲赌博挨打之后,书里写他跑到一个废弃工地躲进了水泥管里,“他害怕时想躲进妈妈的怀抱,但他没有妈妈了,这根水泥管其实是母体的象征。”到了剧里,未夕就把这个细节改成了一成往城墙上跑,而找到一成的人是最善良的姨夫。

  虽说是编剧,但未夕看《乔家的儿女》和普通观众的一样的。因为疫情,她原本去北京提前看片的计划也被取消了。但在未夕看来,这好像反倒给了自己惊喜。“(一开始)我(就)很意外,没想到小演员会这么出彩。其实最难拍的就是小孩戏了,这些00后、10后的孩子没有过那样的生活经历,怎么就演得那么好?我想这就是共情,虽然年代不一样,但共情能力是一致的。”

  针对网友热议最多的“渣爹”乔祖望,创造这个人物的未夕说,他是贴近现实、立体的一个人物。“他有时有‘父性’流露,比如对三丽的愧疚,送走四美时脸上的悲伤,一成考上大学时的欣慰感,这些也是真实的。我不是为了洗白他,这个人物就应该是立体的。”

  几个儿女,未夕说自己创作时确实想的是一成、四美像爸,二强和三丽像妈。在她看来,《乔家的儿女》这出戏里没有绝对的坏人,也没有绝对的好人。比如很多观众喜欢的二姨,“她对小七伸出援手,从小照顾到大,这是她人性的高光。但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市井大妈,也会有背后议论乔家孩子们的时候,也会招人骂。”

  主角乔一成也不是“圣人”,而是复杂的。“观众说他很会怼人,甚至有些阴阳怪气,这是我创作这个人物的特色”。未夕说,当初写这个人物时并没有把他往“长兄如父”的主题上去写,“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普通人,生在一个糟糕原生家庭里的普通人。他既讨厌自己的原生家庭,竭力想摆脱,但又在抱怨中,为自己的兄弟姐妹奉献着。直到故事的最后,他才明白这个家庭才是他真正的归属和依赖。”

  而在乔一成的身上,未夕也寄托了她对普通百姓生活的理解,“我们生活中有很多困苦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泥潭,为了一点点向上的光,我们都要不断努力。”